《倒转金字塔》读书笔记

  • 足球同样是一种要求高超技巧的自我表现方式,它以规则和原则为框架,需要其他参与者的互动和理解。
  • 直到1848年,来自萨里市高达明镇的剑桥学生马尔登在自己的寝室召开了一次会议,与会者包括哈罗、伊顿、拉格比、温切斯特和什鲁斯伯里公学的代表,另有两位引人注目的学生代表是来自私立学校,他们整理出的,可能就是世界上第一部统一的足球规则。“新规则付印时的名称为《剑桥规则》,”马尔登写道,“复本四处分发,并张贴在了帕克公地(剑桥市中心一片开阔的草地)。
  • 14年后,南方足球向规则统一再进一步。阿平厄姆学校校长爱德华·斯林的弟弟J·C·斯林,先前在剑桥读书时试图起草一部统一的规则,结果受挫了,但这次他成功制定了被称为《最简单运动》的十条规则。翌年十月,另一个版本《剑桥大学足球规则》公布。一个月后足总成立,并立即尝试制定最权威的《足球比赛规则》,当时足总仍试图兼容并蓄,想结合盘带式足球与手持式足球的精华。
  • 1863年12月8日晚上7点,第六次会议在伦敦林肯律师学院广场的共济会酒馆里举行,正式禁止用手持球,足球与橄榄球从此分道扬镳。
  • 直到19世纪70年代,门将才得到认可,成了普遍采用的场上位置;直到1909年,门将才开始身着与其他队友颜色不同的球衣;直到1912年,门将用手持球的范围才被限定在本方禁区内(实施此规则,是为了防止桑德兰门将鲁斯持球冲向中线的习惯)。
  • 不要在迦特报告,不要在亚实基伦街上传扬,那只会让对手欢欣鼓舞。——出自《圣经》,大意是不要传播让敌人高兴的消息。
  • 1921年,越位规则再度修改,规定掷界外球时球员不越位。到了1925年,更彻底的改革已在所难免。英足总提出两条备选方案:将原先构成不越位的三名球员减少为两名,或是在每个半场距离门线40码处画一条线,前锋在线后就不越位。是年6月在伦敦的一场会议上,英格兰足总决定采用前一种方案。
  • 毕尔巴鄂竞技,西班牙足坛的第一个超级强队,于1903年成立于毕尔巴鄂,由两支已有的球队合并而成:一支由城里英国工人组建;另一支的创办者是萨马科伊斯体育馆的学生,他们在英国留学时学会了足球。毕尔巴鄂竞技的第一位主教练是英国人谢泼德,鉴于英国足球在当时的尊崇地位,这没什么奇怪的。俱乐部章程很快规定,队员必须有巴斯克血统,亲英立场则保留了下来,坚持两项传统:俱乐部名称用英文,教练让英国人当。
  • 直到19世纪90年代,这里的足球才比较正规地组织了起来。跟好多地方一样,英国人在俄罗斯扮演了关键角色,起初是在圣彼得堡活动,然后将足球传播到莫斯科。
  • 中锋回撤得越来越深,成了附加的中场球员,两名边锋逐渐推进,创造出机动的四人锋线。
  • telling pass,送出妙传,通常指能改变节奏、创造破门机会的传球。
  • 与英格兰球员松散脱节的单打独斗相反,匈牙利球员的相互配合明显是其获胜法宝,塞贝什坚称,这就是社会主义的胜利。
  • 压缩和削减空间——或者换个词,称之为“压迫”——在现代足球和老式足球之间划出了界限。
  • 链式防守,原文为“catenaccio”,直译是“链式的”,主要有一实一虚两层含义。起初说的是战术,指一种防线,基本特征是设自由人和人盯人防守;如果指战术体系,通常包含自由人、人盯人防守、左后卫进攻、专职防守型中场、组织者指挥和右边锋回防等。其次,这个词在1960年代就染上了负面色彩,当时一些英国媒体使用时带有贬义,它逐渐成为一种比赛态度和足球风格的代名词:消极、功利、放弃控球,只在乎结果,不关心场面,乃至不择手段。这种情况下,它已经和具体的战术设置无关,不包含自由人的球队也可以踢链式防守,穆里尼奥的球队常被挂上这种标签。
  • 自由人,译自意大利文单词“libero”,清道夫译自英文单词“sweeper”和德文单词“ausputzer”,这三个单词是不同语言对同一个位置的称呼,详见足球术语列表中的条目。英文中的常见用法是libero和sweeper混用、相互替代。
  • 1982年巴西对意大利这场比赛更为足球史画出了一条断层线,跟1970年不同了。足球追随着胜者,不是仿效阵型就是遵循风格。济科称之为“这一天足球死了”,但这么说是在用对一支特别浪漫的巴西队的感受来涵盖一切,不如说这一天足球身上的某种天真无邪死了,体系赢得了胜利,从这一天起,再也不能只挑出最优秀的球员然后让他们自己发挥就行了。那些伟大的进攻天才仍有一席之地,但是得纳入精心的谋划,还需要保护和掩护。
  • 一副红脸膛的范加尔向来独断专行,不屑掩饰和委婉,有时突然爆发。他执教拜仁时,有一回决定在更衣室里脱裤子示威,好证明自己不怕大牌球星。前锋托尼说:“这个教练想让我们明白,没有谁是他离不了的,对他来说全都一样,因为他说了,他有蛋。(这句话)他照着字面意思做了。我从来没见识过这么干的,太疯狂了。还好我没站在前面,瞅得不多。”
  • 跟出现于1970年代的全能足球相比,范加尔的哲学有一点不同:他固执地要求中场球员不得套边插上到边锋的前面。这么做的部分原因是确保防守稳固,套边插上如果没打成,边后卫就会暴露在对方的火力面前;部分原因是为了进攻,保证边锋面前始终有推进空间。中场球员负责提供支援,为了确保这一点,必要时将球从一个边路迅速转移到另一个边路。
  • 穆里尼奥执教期间,切尔西的四后卫防线相对传统,往前是紧贴后卫线的马克莱莱,兰帕德和蒂亚戈(后来是埃辛和巴拉克)在马克莱莱的两边上下往返,德罗巴出任单中锋,再从达夫、乔科尔和罗本中选出两个踢边路——既是边锋,也是辅助型中场,不怎么像前锋,但也不是中场球员。阵型时而是4123,时而是4141,看成433则更好理解。
  • 这自然就是新一代边锋和10号球员所提供的。他们不光创造,也能跑动,还多少能干点儿防守的活。
  • 更显著的变化出现在锋线,捕捉战机型中锋几乎完全消失了。菲利波维奇曾是贝尔格莱德红星队的射手,挂靴后执教过这家南斯拉夫豪门,黑山独立后成为第一任黑山国家队主教练,他解释说:“从前杀手经常能抓住的一点半点的机会,再也不存在了。防守组织得更好,球员体格也更强。你得创造机会,不能依赖(对手)犯错。”
  • 欧文成了那种偶尔闪光的球员,有时能为本队取得胜利——例如2009-2010赛季在老特拉福德的曼市德比,他替补登场,在最后时刻上演绝杀,但妨碍了球队踢出好球(这意味着他在中游球队极其管用,要是到了强队,赶上球队踢得糟糕时也能发挥威力,但真到了表现出色的强队,就派不上用场)。欧文在2005年离开皇马,当时欧冠参赛球队中没有想接纳他的,最后加盟纽卡斯尔,即便考虑到他的伤病史,这种情形也的确意味深长。他离开纽卡斯尔时有些难堪,几乎无人问津,直到被曼联以自由转会的方式捡到。他像是被战术演变遗弃了,在曼联出场很少后去了斯托克城,到了那儿同样是坐冷板凳。
  • 进球肯定是前锋职责的一部分,而且是特别有价值的那部分,不进球的前锋是特殊情况。许多现代前锋如同老式锋线搭挡的融合产物。典型如德罗巴、阿德巴约和略伦特,他们集强壮和灵巧于一身,肩挑标靶与快马两个角色,既能充当开路的撞城锤,又可以自己操刀解决战斗。而亨利、苏亚雷斯和比利亚,集合了创造者和得分手的精华,回撤和拉边俱佳,最后一传和临门一脚都是高手。巅峰期的法尔考、舍甫琴科、伊布、埃托奥和托雷斯,则是位于两种极致之间。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踢边路时,防守纪律受到了很多质疑,但论能力之全面,他真是非同凡响:体能充沛、技术精湛,还是个超级射手。再也不能只当创造者就行了,再也不能只当射手就可以了,最好的现代前锋至少得全面一点,而且关键是能够在体系中发挥作用。
  • 瓜迪奥拉跟范加尔的要求一样:如果没能在5秒内反抢成功,那全队都要撤回去占据防守位置。
  • 起初瓜迪奥拉的阵型是433的一种变体,锋线上梅西习惯踢右翼,亨利在左边,埃托奥居中。在人员调整方面,瓜迪奥拉的第一次冒险是提拔布斯克茨进一队。布斯克茨回撤时几乎成了第三个中后卫,从而有了组织进攻所需要的时间,也就是范加尔对4号球员的要求,例如调正全队的节奏,还可以解放边后卫,让他们放手参与进攻。
  • 巴萨加入了边锋“错”位的大趋势:左脚球员踢右路,右撇子踢左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