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邻人火烧》读书笔记

虽然买了很长时间,但在日本自由行的时候才带去看。虽然中国GDP早超日本,但发展程度远低于人家。中国现在的痛,邻国早就体验过。大发展时代的矛盾就要是由于日益拉大的贫富差距造成,邻国的经验给了我们可借鉴的东西,希望我大中国能繁荣昌盛。然后,能先帮我把G*F*W关了不?

1955年日本爆发森永毒奶粉事件,利欲熏心的厂商使用了含有剧毒成分的添加剂,造成一百余名幼儿死亡,一万多人中毒。

日本在战后有过一段高速发展的都市化时期,这段时期大约是从1950年到1985年之间的35年间。在这35年里的时间里,日本从一片废墟逐渐走上了平稳发展的道路,到1985年以后日本的社会变得颇为稳定,社会各种秩序也渐渐走入正轨。

战后日本产品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问题,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日本战后十分贫穷,人民已经习惯使用质量差但勉强能用的的劣质产品,甚至不得不接受降低标准的食品。二是,由于缺乏能源和资源,日本战后为了实现经济复苏不得不通过劳动密集型企业,依靠便宜的人工为美国等发达国家大量制造低档消费品,来弥补对方的产品架构空缺。既然目标是低档产品,质量上自然要求不高。

所谓发达国家,标准并不是GDP达到多少,而在于它的国民过上有保障的幸福生活,既难以被迫害,也难以被收买。

若有万苦,皆加吾身。

日本列车上最早的女性专用车厢并不是为了避免性骚扰而设置,而是为了保护女性的人命安全。地铁当局公布的理由很日本,无论男女,同性在一起因为体力接近,不容易把对方挤死。当女性和男性在一起,女性是可能被挤出人命。所以设立女性专用车厢可以在同等运力下保障女性安全到达目的地。

随着日本经济和交通事业的发展,这种保命车厢渐渐失去了存在的价值,1973年最后一条带有妇女儿童专用车厢的地铁线路——东京地铁中央线取消了这种车厢。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原因和1947年不同,是为了保护女性不受性骚扰。原来由于日本女性社会地位较低,受到性骚扰时往往采取忍让的态度,日本把对女性实施性骚扰的男性称作“痴汉”,拥挤的电车为痴汉行为提供了良好的温床,有些日本不良男性常常在地铁上寻机实施猥琐行为,渐渐形成了一种风气。由于在地铁上遭到骚扰的多为职业女性,社会影响恶劣。上个世纪末期,日本女权运动渐渐兴起,对“痴汉”行为的声讨也愈演愈烈。在这种情况下,2000年12月,东京京王线地铁率先导入女性专用车厢,受到女性一致好评,并迅速被推广到日本各地。

女性专用车厢的车厢号是固定的,车厢和月台的乘车口都有明显的标志,但仅仅限于乘坐高峰时段,限定时间以外,则男女都可以乘坐。

女性车厢内部和普通车厢几乎没有不同,唯一可见的区别是女性车厢门车门上贴有银色的镜子,可以供乘车的女性对着化妆。

在日本,所谓的女性专用车厢并不是男性的禁地,而是依靠自觉来维护的。

日本刚刚战败的时候曾以国家的名义为美国提供慰安妇,称之为“潘潘”。

为美军包养的二奶被称为,“安丽”,这是英语“Only”的日文发音,最初表示只为一个美国兵服务的意思,后来则成为日语中“二奶”的代名词。

美国梦里面包括的因素,照赫尔曼沃克的说法要有自己开的公司,晒成褐色的皮肤还有一个金发碧眼略带色情狂的女友。

由于森永奶粉的中毒事件在当时的日本社会引起极大重视,人们对于这些老牌的明星厂商不再信任,纷纷注意他们的食品安全问题。笔者到日本的时候,日本的另外一家大乳制品公司雪印牛奶也发生的食品中毒事件,而这一事件仅仅因为少数消费者中毒拉肚子,就造成了这家有百年历史的公司被迫中止自己的牛奶品牌。这样高昂的代价使日本的厂商不得不在经营中小心翼翼,形成了日本今日食品安全较为受到重视的。

想当年日本房地产泡沫没破裂的时候,日本房奴有三分之一的还贷与工资之比超过了100%,也就是说每月的工资全部用来还房贷,依然还不够。

日本公共住房的最大特色就是只租不卖。这个制度的关键之处,在于公房产权不容许买卖,从而把刚性需求的住房和金融衍生品的商品房区分开来。

他们贯彻了西方法律界所说的“我的小屋,风可以进来,雨可以进来,国王不可以进来”的原则,显示了对于私有财产的坚决保护。

在日本社会,由于已经不再过春节,所以并不存在春运的问题。但是日本也有他自己的返乡祭祖节日,这就是著名的盂兰盆节。盂兰盆节早年在我国也曾存在,如今已经大半进入故纸堆,而日本每年夏天都要过这个节,一般日本公司还会给员工三天到一个星期的假,以返回故乡,一方面祭奠祖先,一方面享受假日的休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