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法卢自驾游之Aalst、根特

从比利时回来已经一个礼拜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回想起来感觉跟梦一样不真实。

原本出发前是打算比利时+荷兰大环线,结果因为比利时实在是太好玩了且傻媳妇儿之前也去过阿姆斯特丹,就果断放弃了荷兰。 而且通过这趟旅行,我更加发现自己太随性了。到了比利时,居然没有去人家首都逛逛。要是换成那种N天N国游的旅游团,估计比利时境内只会去「布鲁塞尔」吧。

出发前,对比利时的认知只有在英超踢球的卢卡库、费莱尼、阿扎尔、库尔图瓦、孔帕尼、德布劳内;以及国内超火的歌帝梵GODIVA巧克力和各种琳琅满目的啤酒。后来自己查了资料,还听高晓松的「晓松奇谈」蛋逼了一会儿,知道比利时:

  1. 古代凯尔特人和比利其人在此居住。后长期被罗马人、高卢人、日耳曼人分割统治。14至15世纪归属勃艮第公国。后被西班牙、奥地利、法国统治。1815年并入荷兰。1830年10月4日独立(当天在安特卫普,一点没有感受到国庆的气氛)。
  2. 欧盟与北约的总部所在地。
  3. 没有比利时语。北部讲荷兰语、南部讲法语,还有极少部分的德语。
  4. 全境分为西北部沿海佛兰德伦平原、中部丘陵、东南部阿登高原(超美)三部分,最高点海拔694米。
  5. 小时候看的「丁丁历险记」的作者是比利时的埃尔热。
  6. 国际奥委会前主席罗格是比利时人。
  7. 奥黛丽·赫本1929年5月4日出生于比利时布鲁塞尔市。

此次旅行最大欣慰就是自己没有犯懒带上了大相机。如果真的只用手机记录沿途美景的话,实在是太浪费了。不过令我非常不满的是,傻媳妇儿这趟出行居然没有带拍照的衣服,全程一件破帽衫上镜。


第一天从降落比利时布鲁塞尔机场开始。由于比利时和北京有6个小时的时差,乘坐了红眼航班,早上五点就落地了。去AVIS取了这次预订的莱克萨斯CT200混动版,没有发生担心的行李箱放不进去的情况。车行小哥还问我要不要换丰田车,果断不换啊。谁特么愿意在欧洲开日本车啊!

其实开上车的时候,都不知道第一站往哪儿走。纠结了一下,直接开往根特。上了高速发现欧洲人依旧开车很猛,时速瞬间彪到了140迈,要知道限速是90公里/每小时。

又跟之前环密西根湖自驾随停随玩一样,看见高速指示牌标注前方出口有一个小镇后,一把把车驶出了高速,达到了此次行程的第一站——在百度都搜不到中文信息的——Aalst小镇

旅行就是充满了惊喜,七点多正好赶上小镇市中心的周末大集出摊儿。吃到了回来以后依旧念念不忘的5欧元一大袋的现烤鸡腿和鸡肉串,当时从地下车库走出来的时候就闻见一阵阵浓郁的香味。


根特还挺中欧风格的——古堡、尖塔、大广场、大教堂一样都不少。一直想带傻媳妇儿游历中欧(捷克、奥地利、匈牙利什么的),这一趟下来,感觉也不用这么着急了。景色都差不多啊。

傻媳妇儿非要吃一家小红书网红店Passion。感觉这种店之所以有国内人的点评并不是因为它的美味,而是因为它紧挨着圣尼阁老教堂和根特钟楼。之后傻媳妇儿还在Primark买了条裙子。Primark实在是太好逛了,价格即使放在国内,也能秒杀国内外各种快消品牌。

紧挨着根特市政厅(Stadhuis Gent)有条涂鸦街(Graffiti Street),和伦敦的Wheler Street隧道有一拼。之前做景点规划的时候完全没发现这个地方,还是傻媳妇儿带着去的。


中午去家乐福采购,又买了好多好多心念念的巧克力牛奶。我就十分好奇了,为什么国内从来没有卖的呢。被超市里满墙的一瓶不到10欧元的红酒和一瓶也就1欧元多点的啤酒震撼到了。

自己也买了几瓶,只可惜傻媳妇儿一点儿不喝酒啊。听「晓松奇谈」里说,比利时之所以啤酒五花八门,主要是因为在上古黑死病时代,水被认为是传染的媒介,「善良」的修道院修士们就想到了用啤酒代替饮用水。总感觉高晓松在蛋逼,但是又没有证据。

第一天最大的失败就是三点半就到宾馆登记了,傻媳妇儿躺床上直接起不来了。


看到布鲁日旁边的扬·布雷德尔球场晚上八点有比赛。本来下午说先去提前买票,结果比赛前一个小时才开始卖票。查了一下比利时甲级联赛的排名,结果是倒数第三色格拉布鲁斯对阵倒数第二欧本。旁边还有U16的比赛,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还和一个老挝来的大妈聊了两分钟,她的宝贝儿子在场上踢左后卫。

纠结了一下是不是去看根特的比赛,结果往返要100公里,而且要天黑之后开车,这种情况还是算了吧。自己开车去了球场,20欧买了一个特别好的位置。专业球场看球就是比较爽,离球员特别近。今天我是和国安球衣一个颜色的色拉格布鲁日队的球迷。结果上半场主队通过VAR获得一个点球后,一直被压着打。下半场主队被打进去一个折射定位球。球迷也开始倒戈,尤其是自己主队18号处理球的时候满场嘘声。87分钟的时候,主队又被打进一个反击球。最后提前两分钟离场。主队球迷可能也就几千人,欧本队球迷来了也不到100人。坐我前面还有两个日本籍主队球迷,我还以为客队欧本前锋丰川雄太的球迷。使用同一块球场的布鲁日队这轮过后联赛排名第一。

球场撒个尿还花了50分,有一个大妈直接坐在男厕所里面收费,身后就有一个男的在撒尿,完全不忌讳。

中场大家都在场外抽烟、喝啤酒和买炸薯条。买薯条还需要买卡充值,不过4块钱也没有很贵。薯条品牌号称是1886年创立的。买了个酸黄瓜口味的,实在是太酸了。排队的时候,一直有四个十几岁的熊孩子在我前面打闹。

比利时的奥特莱斯周日还关门。这完全就是不想挣钱的节奏啊,怪不得欧洲整体经济形势不好,完全不想促进消费。明天只能稍微修改行程了。

第一天非常犯懒的没怎么拿出大相机,主要也是天空时不时的飘着小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