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看到吐之布拉格

如果说这一路最爱的地方,除了哈尔施塔特(Hallstatt)的自然风光外,就属布拉格了。可能受太多电影及音乐的影响,仅仅是念出“布——拉——格——”这三个字,就觉得浪漫满满。古老的城市,年轻的活力,强烈的波希米亚风格,赋予了这座城市太多的美好感觉。如果有机会,还会带姑娘再来的。

布拉格城堡坐落于城市的西北部,与老城区隔着发源于黑山的伏尔塔瓦河相望。其中圣维特大教堂(St Vitus Cathedral)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筑,相比基督教,天主教的教堂始终略显华丽骚气一些。

344年,查理四世下令在原罗马式圆形教堂的基础上建造一座哥特式教堂,拉开了圣维特大教堂长达600年的兴建史,直至20世纪初才最终完成……【Kissing Point推介】在这种神圣的地方和心爱的姑娘亲亲,应该感觉还挺美好的。可惜又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布拉格著名画家穆哈的彩色玻璃。可惜对宗教故事不太了解啊。

圣约翰之墓是1930年时巴洛克建筑师艾拉许运用20吨银打造,并装饰以众多浮雕木刻的华丽之墓。

如果体力够好,登高遥望布拉格市区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Kissing Point推介】

几百年的历史积淀,几万名工匠的呕心沥血,躲过了一战二战,希望人类文明不要再遭到ISIS这种反人类的组织破坏了。

1916年时捷克著名的文学家、当时只是一位银行小行员的卡夫卡(Franz Kafka),喜欢紧邻圣维特大教堂的黄金巷的环境,以每月20克朗租了这里门牌为22号的房子作为工作室,并在此默默完成了当时不为人知的作品《乡村医生》和《致科学院的报告》。如今,这里已经变成了展览馆和小卖部,买了一块儿怀表以作纪念。

驱车前往老城广场,遇到拥堵。不过,如此美丽的街景,貌似也不着急赶路了。老城区道路很窄,停车很难。把车扔到了很远的地方,慢慢踱步过去。一路上各种小店,人们悠闲的晒着太阳抿着咖啡,幸福的生活也不过如此了吧。

老城广场的天文钟位于老城市政厅的哥特式钟塔上,属于捷克哥特式科学和技术的登峰造极之作以及豪华壮观的艺术古迹。分为上下二座,是一座精美别致的自鸣钟,根据当年的地球中心说原理设计,上面的钟一年绕一周,下面的一天绕一圈。每逢正点都会有骷髅拉动时间、圣徒现身、雄鸡鸣叫等各种报时。每天中午12点,十二尊耶酥门徒从钟旁依次现身,6个向左转,6个向右转,随着雄鸡的一声鸣叫,窗子关闭,报时钟声响起。据说为了保证世上没有同样的钟出现,建造此钟的工匠被刺瞎了双眼。二战期间天文钟惨遭战火焚烧,分别于1948年和1979年重修。根据当地的古老传说,如果钟没有妥善维护,这个城市就会面临灾难。路过的时候,正好赶上正点报时,只见几百名游客齐刷刷的拿着各种品牌的手机相机记录下这一刻。我有时候在想,这些被他们记录的影像照片,是否有朝一日会重见天日,还是一直默默沉睡在某款硬盘里;或许记忆力的画面才是最美的吧。

一路上遇到无数路边乐队自在演奏,可能国外就没有城管这个工作吧。布拉格老城广场【Kissing Point推介】,也称胡斯广场。蔡依林有以此为名的一首歌曲《布拉格广场》,歌词中有一句:“我就站在布拉格黄昏的广场,在许愿池投下了希望”。歌词里方文山错把布拉格广场上的“许愿墙”(宗教改革先驱胡斯雕像基座)张冠李戴到罗马的许愿池(特莱维喷泉),害得很多人到老城广场上满大街找“许愿池”,怎么也找不着,问得布拉格人莫名其妙。2014年布拉格市政府对胡斯雕像进行维修,清洗了基座上的纸条,周围设了围栏,从此没有了所谓的“许愿墙”。为了能赶上在Generali Arena踢的布拉格斯巴达和国米的欧联杯,特意调整了捷克境内的行程。可惜没有看到罗西基,现在这支国米也已经一个都不认识了。和几个意大利赶来的国米球迷坐在下台第三排,总感觉随时会被揍。

出行前,刚刚结束多年的单身生活。一路上的美景,时时刻刻都想与她分享。可是看着空旷的副驾位置,心中不免一次次的失落。找个酒吧,喝点小酒,要是她在身边该有多好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