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法卢自驾游之安特卫普

早上依旧小雨,不打算去杜塞尔多夫了,直接出发去安特卫普。

开了40多分钟来到比斯特购物村,人也特别少。直接在极度干燥买了件迷彩外套。欧洲的CK特别不好逛,衬衫基本没得选,而且还特别贵。

吵了一天的架,最后在一家半自助的餐厅Colmar Wezenberg吃了牛排、肋排和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冷餐。一共花了51欧元,也没有很贵。今天完全是浪费了。

路边儿休息的时候参观了一家自行车店,虽然在一个小镇上,但是自行车的质量都特别好,有一辆自行车居然要7000多欧元。

晚上还看见了游泳馆,里面儿的人都用非常标准的自由泳姿势在游泳。这边的运动氛围实在太好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看了半场曼联对阿尔克马尔。原来是计划去现场看的,不过没有荷兰的银行卡没法在线购买球票。不过看上座率,估计现场也很难买到。最后还零比零打平了,幸好也没去。昨天在马斯特里赫特查到20公里外有亨特对阵那不勒斯的欧冠,纠结了一下也没有去。一是两个队实在是不太感兴趣,二是带着傻媳妇儿去看球实在是太浪费了。


早上9点准时出发去安特卫普市中心,结果在市中心逛了整整一天。我一件衣服都没买,只在Primark买了一些零碎。傻媳妇儿买了个超级大的玩偶!还路过了之前一直心念念的丹麦雨衣品牌Rains的专卖店,使劲儿逛了逛也没看上合适的包和雨衣。

圣母主教座堂主楼在修缮,一想到几百年前的人就能修这么高的建筑,觉得还挺牛逼的。安特卫普市政厅也被工程围布全部裹住了。

中午吃了个美式炸鸡,晚上走了好远去吃了海鲜大餐。最后在市中心待了9个半小时,花了20欧元的停车费。两个人实在太能逛了。

中间逛的普朗坦-莫雷图斯博物馆(Museum Plantin-Moretus),主要收藏了印刷品以及书籍、古董、挂毯和艺术品。

有一个和善的老爷爷还让傻媳妇儿穿着传统服饰印了一张十四行诗。这个还算比较有意思。还特地把这个十四行诗印刷品小心的带回来了。

翻了半天Google,只找到了十四行诗的法文原文。老爷爷那里有一版中文译文,可惜当时没有拍照下来。作者是博物馆名字里面的Plantin(全名Christophe Plantin)写的,诗名大致可以翻译为“这个世界的幸福”:

Le bonheur de ce monde

Sonnet

Avoir une maison commode, propre et belle,
Un jardin tapissé d’espaliers odorans,
Des fruits, d’excellent vin, peu de train, peu d’enfans,
Posseder seul sans bruit une femme fidèle,
N’avoir dettes, amour, ni procès, ni querelle,
Ni de partage à faire avecque ses parens,
Se contenter de peu, n’espérer rien des Grands,
Régler tous ses desseins sur un juste modèle,
Vivre avecque franchise et sans ambition,
S’adonner sans scrupule à la dévotion,
Dompter ses passions, les rendre obéissantes,
Conserver l’esprit libre, et le jugement fort,
Dire son chapelet en cultivant ses entes,
C’est attendre chez soi bien doucement la mort.

晚上最后还是订了昨天的酒店,换了个大床房。比昨天还要便宜100块钱,550块钱就入住了。这一路都是找可以免费停车的酒店。晚上把09年买的贴身护照包换了,整整10年跟我走过千山万水,还挺舍不得的。

顺便把最后三瓶酒给喝光了。之前买这么多,还以为傻媳妇儿至少能陪我喝点呢。听晓松奇谈里面讲,比利时之所以这么多啤酒,号称是当年为了避免饮用带有黑死病病原的水而广泛推广啤酒的。

感觉安特卫普的gay还挺多的,最后海鲜店的服务员感觉都是gay gay的,来吃饭的两对客人也是gay gay的。老城区人流特别多,但是隔了两个街区就空旷无人。比利时商店晚上一般6点就关门儿了,实在想不出大家大晚上的都干什么去。

往返路上听了王汉章推荐的晓松奇谈比利时专辑,感觉他介绍的方式实在是太装逼了。油腻大叔的“想当年我……”


最后一天先去梅赫伦(Mechelen)小镇中心吃了早餐,又赶上人家周末大集。又买了一只超级大的新鲜出炉的鸡腿,外加一个大肉串。找了个咖啡厅吃了13欧元的早餐,就出发去机场了。

200807补:中信书店一本旅游攻略里介绍,梅赫伦位于安特卫普与布鲁塞尔中间的位置,是一座人口约8万的城市。其作为城市的历史可以追湖到8世纪末。12至13世纪,这里因纺织业而繁荣发展起来,但是在梅赫伦的历史当中,最为荣耀的时代还是要数作为尼德兰(如今的荷兰、比利时两国)的首都的时代。从1506年开始,在马克西米利安皇帝的女儿玛格丽特代替年幼的神圣罗马皇帝卡尔五世掌管政权的25年间,梅赫伦作为欧洲的政治、文化、艺术中心而繁荣。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城市遭到了重创,在那之后建筑物经过修复,如今仍旧很好地保留了自14世纪以来的面貌。

出小镇前最后加了10欧元的油。还车很顺利,外观无磕碰;初始里程22,559,最后里程23,905,一共驾驶1346公里。莱克萨斯CT200还是挺好开的,一共加了五次油。

办理值机的时候,事儿逼的布鲁塞尔员工坚持认为我的北面双肩背太大不能上飞机,必须托运。幸好出发前把北铁的大袋子塞进包里了,要不然真的没法弄电脑和大相机。过安检的时候,和入关一样又没有按手印,不知道大使馆当时采集指纹干嘛用。


其实这趟出来玩,最早的计划是从杜塞尔多夫进出境;后来又改成荷兰比利时两国游;等落地后,又生生把行程改成了比利时一国深度游。自由行的好处就在这里啊,特别适合我这种随心所欲的人。更关键的是,身旁的傻媳妇儿毫无怨言、乐此不疲的跟着我玩。

出来玩儿都没时间刷微博、数字尾巴、Feedly和红板报。这才是真正的生活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