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蜜月行之英格兰东部

不打算以后在公众号放自己的生活分享了——因为订阅人在那里摆着,总是纠结哪些话应该说,哪些话不应该说,或者应该怎么说。无法随心所欲的表达自己,那干脆就不说了。

不过,生活中的某些时刻还是应该记录下来的,只是为了自己。So,重启因为公众号存在而闲置多年的个人网站,在自己的“自留地”上为所欲为吧。


4月29日到5月13日,带着傻媳妇儿去英格兰度蜜月了。去之前还担心右舵驾驶的问题,不过领了车,开了十几分钟就基本适应了。整个英格兰地区的城市街道都异常狭窄,幸好吸取了上次中欧自驾的经验租了辆不太大的Benz。又是柴油车,推背感依旧很强烈。

落地希斯罗机场后,直接往伦敦郊区——温莎开。由于到的比较早,温莎城堡还不对外开放,在门口晃了一圈。结果等回国以后发现哈利王子在这儿迎娶了梅根。

剑桥大学并没有给我带来世界顶级高等学府的震撼感,只是18磅的停车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剑桥大学成立于公元1209年,最早是由一批为躲避殴斗而从牛津大学逃离出来的老师建立的。一路上一直有个想不明白的问题萦绕在脑中——像牛津、剑桥、杜伦这种建立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的大学,在经济、交通还不发达的中世纪,教职人员和学生的日常生活是怎么维持的,总感觉他们做不到纯粹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对剑桥大学另一个认识就是徐志摩的《再别康桥》,事后才知道康桥是剑桥(Cambridge)的另外一种中文翻译。站在剑河石桥上环顾四周,像奥斯威尔辛集中营给予的历史冲击感又再次迎面撞来。想到牛顿、达尔文、培根、凯恩斯、拜伦这样的大神和我踩过同一块石砖、路过同一个树荫、听过同一声鸟鸣,八百年的历史沉淀瞬间压在心头。

5月初的英伦半岛并没有想象中的阴雨绵绵,沿路满满的油菜花终于被我一把拐出主路后拍到了。还因为把汽车开到人家田地里,被地主开着大拖拉“追杀”。幸好一个劲儿的认怂,人家看我是“老外”,就没有进一步追究。

作为英国最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之一,约克“小镇”则因为与罗马帝国及维京人有很深的渊源,呈现出另外一番景象。Clifford’s Tower近近看去并没有那么宏伟,但是拍出来的照片绝对让你想象不到这是在市中心。唯一有点意思的就是登高望远中世纪建筑物,不过紧邻的希尔顿酒店略有违和感。

提到约克York,不得不提的便是它与纽约New York的渊源。纽约诞生于公元1664年。1651年爆发英荷之战,1664年英国打败荷兰,取得“新阿姆斯特丹”的领土,思念故乡的英国将士们纷纷用英国故乡小镇的名字来命名新大陆的一个个定居点,新约克(New York)便是其中之一,中文译名”纽约”,即现在全世界最具国际化大都市之五的纽约(来自百度百科)。

乌斯河(Ouse River)穿城而过,滋养了约克。搭上近乎无人的游船,晒晒清冷的太阳,吹吹瑟瑟的小风,给自己的傻媳妇儿拍几张照片,小日子再美好也不过如此了。

一大早特意兜了很大的一圈前往海边小镇惠特比(Whitby),只可惜天空不作美,阴雨绵绵、天地灰蒙蒙,傻媳妇儿都懒得下车。不过这种天气才符合我对英国的预想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