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疤是男子汉的勋章~

前天打的篮球 直到今天早上都没有缓回来
更要命的是发现自己的左脚踝似乎是永远好不了了
打球的时候就有点隐隐作痛 今天因为避雨跑了两步
在完全受力的情况下还是有一种轻微的痛
想起今天看到的广告“每一道伤疤都是一枚勋章”
算算自己身上的伤病还真是不少~!

小时候 我的膝盖始终就没有好过
无数次因为摔倒磕破了膝盖
因为每次都是“狗吃屎”摔法 所以手掌受伤也是在所难免
跌倒 爬起来 再跌倒 再爬起来
估计我相对出色的协调能力就是那个时候一点一点锻炼出来的
这些小伤都无所谓 可以忽略不计
十岁那年因为滑旱冰把右手手腕摔成了骨裂还是可以小记录一下的
那天刚刚买了旱冰鞋 完全不会滑
一个屁墩儿 用手一撑 一下就是骨裂
我还深刻记得摔完忍着疼痛趴在沙发上等老爸回来时的那个场景
去邮电医院拍的片子 回来时用纱布固定的手腕 没有打石膏
之后就吊着三角巾 体育免修了三个月
若干年后老爸说当时特为我自豪 因为那个时候的我特坚强
虽然手上缠着绷带 依然坚持每天写作业
毕竟那个时候手已经完全无法使力 握笔都异常困难
不过由于当时恢复得相当好 现在手腕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异样了

第一次高考结束参加百队杯足球比赛
扑对方前锋的脚下球 似乎是被他的鞋钉刮到 眼皮缝了八针
后来回学校拿高考成绩的时候还贴着纱布
若干年后跟ww提起 她都还有印象 更何况当时她还不认识我
那次的手术是在阜外医院做的 Z晓璇和N欣陪我去的
路上还跟她们开玩笑说 这次在脸上留伤疤了
估计暗恋的我的人得少一半儿~
不过手术非常成功 老爸说那个医生的技术是相当的出色
伤口非常整齐 针孔排列的也非常平均
一般人不仔细观察还真看不出来
现在我都拿这个伤口作为炫耀的资本了~
只是老妈对于这次受伤比较后怕
毕竟再危险一点 就会伤到眼睛了~

之后再重一点的伤就是在北信的时候左右脚踝接连扭伤了
右脚是踢比赛的时候和对方球员对脚
我忍着剧痛完成了剩下的比赛 而对方被立刻抬了下去
联赛还没结束 非典来袭
在右脚还没有完全好俐落的情况下去东单打篮球
结果左脚踝扭伤 当天我几乎是爬着回到家的
这两次伤病至今都没有痊愈 用力过度还是会隐隐作痛

工商大二刚开学的时候打篮球 断球的时候 右手小指脱节
我发现我是异常的冷静啊 去医院的路上还不忘给自己买瓶水
自己挂号 排队 拍片子 本想叫yy陪我一块儿去的
结果她老人家洗澡去了没接着我电话 幸好没有什么问题
后来十月份的时候体育课打球的时候被L黎踩住了脚
一下就崴了 没两分钟 脚就肿得跟个包子似的
后来冲凉水 L黎 Ding一 WQ鑫三人楞给我抬到四楼去了
之后在床上躺了整整两天 为了不耽误课还去校医院借了副柺
那几天上床都费劲 之前要做半天的心理准备
然后豁出去一下让左脚疼个痛快才能爬上床
那次受伤算是很严重了 淤青一直蔓延到了小腿~ 也算是留下了病根

严重的受伤就这些了 暂时想不起来了 剩下的都是皮肉伤
比较严重的是有一次骑车的时候摔倒把食指第一个关节上的皮全给蹭掉了
那场面是相当的恐怖啊~~! 当时都还以为那个指甲要报废了呢
结果现在长得是相当的漂亮~
还有一次比较严重的情况是肉体没有受伤 心灵受伤了
骑快车被旁边的三轮车上的货物别倒
结果对面来了一辆轿车冲着我的脑袋就碾了过来
幸亏我反应快 一个收腹动作挽救了自己的小命
车轱辘蹭着我的头皮压住了我后背上的书包
现在想起来就后怕啊 以后骑车就再也不敢走机动车道了~

每一道伤疤都是一枚勋章 这是一种骄傲啊~
只是希望自己别再受伤了~
毕竟已经老骨头一把 身体没有以前那么精壮了
唉 老了~~~ 如今打球也会被跳得豁高豁高的高中生虐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